<noframes id="n7l7n">
      <noframes id="n7l7n"><track id="n7l7n"><ruby id="n7l7n"><ol id="n7l7n"></ol></ruby></track><pre id="n7l7n"></pre>
      <track id="n7l7n"></track>
        
        

          ?
          歡迎光臨深圳市卓眾獵頭官網!
          人才入庫| 企業登錄| 加入卓眾| 服務熱線:400-867-5882
          行業資訊 INDUSTRY NEWS
  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>行業資訊>HR知識 HR知識

          你抱怨的不是階級固化,而是自己咋沒被固化在上層階級

          作者: 時間:2016-01-15 點擊:

          我遇到了三個抱怨階級正在固化的人。


          第一個是,我的朋友黨九,90后,北漂,沒房。她轉了一條有關房價的新聞,附上一條評論說“房價已經固化了階級”。


          隔著屏幕我都能想到,她發這條朋友圈時,那個便秘般肅穆的表情。


          黨九抱怨的邏輯是痛心疾首的,房價固化了階級,抽干了年輕人的活力,每天看著房價,她就覺得努力工作失去了意義。


          如果黨九認為蹭蹭的房價讓年輕人的努力失去了意義,那我想給她講講,房價不蹭蹭的年代,年輕人的努力是不是更有意義?


          二十多年前,我還是個孩紙的時代。在我的老家,國有經濟環繞的大東北,房子是要靠分的。



          大概我已經兩三歲的時候,我爸媽還在單位的分房名單上排隊,關鍵是那個名單就是個神秘的黑盒子,你根本無從知道自己排到了哪里,通過什么方法能讓自己更靠前。


          那時,我們全家人住在我姥爺家,一套大概80來平的三居室。我年紀小,還不懂得啥叫生活的逼仄,但想來那幾年我爸過得肯定不甚舒適,估計我姥爺過得也很不舒心,后來他把我爸調動到了他所在的電力系統。


          當時電力系統在東北還是很牛逼的單位,我們家很快在那個電力系統的家屬院,被分到了半套家屬宿舍。半套房子,就是大東北的一種“兩家共廚”戶型,跟另外一家人公用一套廚房洗手間。


          就是很多北漂今天抱怨的,跟陌生人合租在一套單元房里啊。但我記得,我爸媽是帶著我歡天喜地地搬過去的。


          那確實是一個,沒人能通過投機房產發一筆財,進而固化自己階級的時代,因為你今晚要睡在馬路上,還是擠在半間房子的主動權,根本不掌握在自己手里。


          今天的房價有沒有問題?它當然有問題。


          但房價有沒有吞噬年輕人的努力?我覺得沒有。


          今天的房價,是在擠壓年輕人的努力,它讓許多人的努力看起來渺小。


          房價就像打一個游戲,前面的70后隨便打打,就順利通了關。到80后、90后這兒,開發者忽然宣布,游戲升級了昂,再打開的時候,80后90后就傻眼了,我靠怎么變的這么難。


          不過,就算變的再難,你依然知道如何打通關的規則。


          真正吞噬年輕人的努力的,是那段啥時候能分到房子、怎么能分到房子,都深不見底的歲月。



          02


          第二個抱怨的人,是我表姐。她的baby今年年初剛剛出生,初為人母,就跟隨著母嬰群進入了關于學區房的籌謀。


          那個還躺在小床上吃奶的小朋友,如果知道他娘親已經在盤算,哪個學校教學質量好,哪個幼兒園英語水平高,可能吃著吃著奶都要哭出聲來。


          “你不知道現在這階級固化有多可怕啊,在起跑線上就清清楚楚的,我們那些媽媽群里討論的——郭晶晶的兒子上的幼兒園,一年學費14萬;馬伊琍文章的女兒,陸毅的女兒,鄧超的兒子,讀的都是上海宋慶齡國際幼兒園;當年李亞鵬為了讓竇靖童讀北京四中,等了校長三個小時,但是竇靖童僅僅上了一年就決定放棄了”。


          表姐特別順溜的念叨出這些話前,我從來沒覺得她離娛樂圈這么近。



          這其中有些關于社會公共資源是否被不公平利用的事兒,還是要探究下的,比如是不是所有的家長等三個小時,都有利于孩子進入北京四中?


          不過,至于讓表姐痛心疾首的,明星把孩子送進價格昂貴的學校,造成了階級固化,這里要先整明白一個概念,啥是階級固化?


          這么說吧,如果當年吳應熊順利回到了云南,接班成為平西王。他爹牛逼閃閃,就能保證兒子也實現同一級別的牛逼,這叫階級固化。


          而把孩子送進昂貴的學校的明星們,也不過是希望孩子的前路,可以多一分更平坦的可能。


          這怎么能是個讓其他媽媽絕望的階級固化的故事?這些明星大部分也都出自平民家庭,娛樂圈里摸爬滾打,可以送自己的孩子去個牛逼的學校,這分明應該是個努力工作的勵志故事好么?


          這不是階級固化,這是階級分化。


          階級分化這事兒,自從人類有了私有制和剩余產品那天就有了。山洞里就有的事兒,過了這么多年,還有人不能正確認識。


          表姐說,一些靠臉工作的人,憑什么拿到這么多資源?


          我靠,臉是超級稀缺的資源好么?況且,許多連體重都管理不好的人,憑啥鄙視靠臉工作的人呢?



           03


          第三個抱怨的,是我同學陳皮。


          陳皮出身貧寒,但從小念書就很爭氣。在學校上學的時候,他考了一堆證書、爭取盡可能多的實習機會。畢業時,陳皮去了某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工作。


          陳皮跟同辦公室的一個北京土著,關系不和睦。北京土著的爺爺是老紅軍、離休干部,做過副部級領導;爸爸從小就有點兒少爺脾氣,后來仗著他爺爺的蔭庇,做了個副局級干部;到了土著這輩兒,安排到了這家大型國有銀行工作。北京土著在辦公室里拽的厲害,時不時要提及他和他爹娘在北京有四套房。


          陳皮說,“他家有四套房子呢,你看這就是階級固化”。


          我當時就差點兒吐出半口血,從副部級領導到在北京有四套房子,這是哪門子階級固化,這是巨大的階級滑落好么?


          我明白陳皮的心情,他努力了二十年,才能跟北京土著坐在一個辦公室喝咖啡,以為通過自己的努力穿越了重重階級,但忽然發現,大家喝咖啡的底氣不一樣啊,大家坐在同一間辦公室里上班,卻不在一個世界里。


          陳皮和黨九的不爽是同一款——我都努力工作了,怎么還沒迎來牛逼閃閃的人生。他們不爽的,并非北京土著那樣的存在,而是自己咋還沒能成為那樣的人。


          為啥沒能成為那樣的人呢?兩個重要的時刻起了作用。一個時刻,是陳皮和北京土著投胎時,土著雖然書念得不好、工作能力欠佳,但是投胎的時候方向感極好。另一個時刻,是七十多年前,北京土著的爺爺決定拋頭顱、灑熱血時,他在時代重新洗牌的時候,選擇了投身,那時候陳皮的爺爺在干啥?也許正坐在田埂邊上放空心靈。


          時代的大窗口不常有,大部分人的一生,如果沒有特殊機緣、運氣的加持,其實很難畢其功于一役,完成從寶塔底端到頂端的飛升,如果只是低著頭持續的努力,大概就是蝸牛背著重重的殼,從第100層,到99層、98層。這不是階級的固化,而是人類社會階級的常態。


          但是,當你打磨好自己的細節,鋒利了自己的長板,細心觀察時代的趨勢與脈動,在某個星云轉換的瞬間,把自己插入時代的脈動中,在小環境的不斷洗牌中,獲得個人發展的加速度,從第99層飛躍到第66層的機會,卻一直存在。


          8年前,我一個在某游戲公司打工的朋友,看到了第三代蘋果手機發布,于是他開始手游創業,前年他把公司賣了,套現的財富價值應該比北京土著家那四套房子總價還多一些。


          5年前,我的許多同行先后選擇了離職,有人加入科技公司做公關,有人去操盤網綜,做新媒體傳播。這些人的離去對傳統媒體行業意味著什么很難說清,但我想說,就個人而言,他們的生活都比之更好了。


          這不是一個最好的時代,因為當你想抬起頭仰望星空時,先看到的是霧霾,然后是星羅密布壓在你頭上的存在,星空很遠,壓力很近,遠方的詩很飄渺,眼前的茍且很緊迫。


          這也絕不是一個最壞的時代,人們在不同階級之間流動,爬著或者跳著向上,衰敗著或斷崖式的向下,但決定上升還是下降的繩索,一直在每個人自己手中——能否忍住痛苦,打磨好自己要與世界碰撞的每一個切面,蹲下身細看這風云變幻,然后敢為眾人先地,把自己插入時代。


          卓眾獵頭是深圳獵頭公司中的佼佼者,是深圳獵頭公司中非常杰出的專業獵頭,深圳獵頭公司是您企業人才解決方案的理想伙伴!

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? 24小时日本韩国高清,盗摄私密推油视频一二区,免费鳮巴视频在线观看网站
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n7l7n">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n7l7n"><track id="n7l7n"><ruby id="n7l7n"><ol id="n7l7n"></ol></ruby></track><pre id="n7l7n"></pre>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n7l7n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